bodu.com

商务/咨询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陕北酸曲酸的怪


    诗人周涛对信天游描述赢得了陕北人的喝彩:“你看这里的人憨厚极了,老实巴交极了,但是谁也没有他们浪漫得狠,风流得透彻;这些土著出来的情歌,能把最疯狂的摇滚歌星吓得从台上栽下来。 ”其实,要我说,真正的好的陕北酸曲确实酸中有美,美的能让当今最走红的通俗的、民族的、美声的歌手们吓的爬也爬不到老百姓喜欢的舞台上。不信,咱们先唱一首酸掉牙的酸曲同乐共笑:
一根干柴顶门哩,
哥哥不来是哄人哩。
不来就说不来的话,
闪得妹子把门留下。
叫一声哥哥快往上爬,
干妹子浑身麻上麻。
三十三颗荞麦九十九道棱,
干妹子虽好是人家的人。
我揣你的奶头你揣我的手,
心思对了咱交朋友。
四片瓦水烟双香火头,
抽上两锅水烟抱一抱我。
红圪当当裤子绿圪当当鞋,
垴畔上招手你就场窑里来。
日鬼日鬼胡日鬼,
操心叫妹妹吃了亏。
陕北酸曲:从思想内容的健康品位讲,有黄色的;有亚黄色的;有涉及性、情的内容但基本是健康的;有虽涉及性、情的内容但思想内容健康艺术表现手法非常精美的;还有思想、艺术俱佳的。
陕北酸曲美的怪,怪在“辫子逗你来。在一些非常好的美的酸曲中,夸奖、戏逗女子时,总是很巧妙地将女子的辫子用在其中。如:
亲圪蛋下河洗衣裳,
双膝膝跪在石头上。
小手手搓来小手手摆,
撮一撮衣裳把头辨甩。
小亲亲来小爱爱,
把你的好脸脸扭过来。
你说扭过就扭过,
好脸也给好小伙。
再如《喝酒歌》:
树上的喜鹊喳喳喳,
新女婿走在丈母家,
妻哥留来小舅子拉,
门里出来老丈母留回家,
扫席子、铺棉毡,
炒瓜子、烙饼子,
白面馍馍变裂子,
窑洞里看见个小姨子,
小姨子,软咯摆,
软咯摆,软咯摆,
两根长辫往后甩,
哎呀----
爱坏老姐夫你的乖乖

上面这两首既是情歌也是酸歌的歌词里,歌中展现了两幅不同的典型的民俗画面,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同点就是都提及到女子的辫子,都用了“甩”的词。应该说这样的歌用这样的意象是抓住了美的神韵、爱的翅膀、酸的精灵。记得一位名人说过:在关于两性的美的动作和神态中,其中男性吸烟思考、女性梳辫甩辫的动作几乎是再美不过的神态和动作了。我的创造酸歌的先民们不是名人,但看来在发现美、运用美方面,至少从时间上说,他们比名人伟大、比名人更有名。
陕北酸曲怪的太,无遮无拦唱出来。当今,随着社会的不断变革和观念的不断进步,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听陕北酸中含甜的酸曲。我以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喜欢其中的率真美、野性美、原始美、自然美。如:
一颗豆豆两颗米,
抱在怀里还想你。
铜条鞭杆打狗里,
嫌你的胡子扎口里。
沙糖冰糖都尝遍,
没有三妹妹唾沫甜。
羊羔羔吃奶双膝膝跪,
搂上亲人我没瞌睡。
一把搂定你细腰腰,
好象大羊疼羔羔。
再如:《跳粉墙》:
一更子里来跳粉墙,
手攀住窗棂棂细端详,
二八佳人多美貌,
手拿上针线绣鸳鸯。
二更子里来仔细听,
墙里头听见墙外面应,
双手手开开门两扇,
迎进哥哥好喜欢。
三更子里来进绣房,
手拖上手儿上了凉床,
上了凉床还嫌热,
手拿上香扇扇扇风凉。
四更子里来月偏西,
热身身挨住绵肉皮,
情哥哥搂住了妹妹睡,
四更里睡在五更子起。
五更子里来东方亮,
架上的公鸡叫鸣了,
短命的公鸡叫鸣叫得早,
露水夫妻怎离开。
又喜又乐哟今霄夜,
又愁又怕那明离别,
恨不能双手托住天边月,
为何闰月不闰夜!
 这组酸曲比较典型:前者是纯情,后者是偷情;前者是散点透视,后者是典型场景。但共同的特征是:都有民俗化的背景,都是赤裸裸的、亮光光的情感的全盘托出,不嫌臊、不害羞。当然后一首从思想方面说是亚健康的,但在艺术方面看,有非常经典的语句。如:沙糖冰糖都尝遍,没有三妹妹唾沫甜。如:恨不能双手托住天边月,为何闰月不闰夜!这些酸曲之所以能流传下来,写人性之真、情感之纯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艺术上的大众化、民族化、生活化、形象化、经典化。这些东西从内容到形式来自民众、受民众喜欢,所以凭着岁月的风把它吹到今天、吹到更远。
陕北酸曲酸的怪,女人胆子大的太。多少年、多少人喜欢多少陕北酸歌,这实在是一种有趣的长期的文化现象、奇特的怪诞的民俗现象。个中的原因很多,对当地人说,排遣寂寞、孤独,“过嘴瘾”甚至不排除性的宣泄和渴望,对外地人说,听这样的歌“解馋”,既释放压力,又是对青年时期情爱生活的眷恋对美好生活的留恋。从社会层面讲,社会在不断进步,思想在不断解放、观念在不断更新,因此,人们对一些能拿到桌面上的酸曲予以垂青和重视是时代所然、社会所然、审美指向所然。但还有一个特别的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不少酸曲中,女子婆姨们的火辣辣的情、滚烫烫的意、撩拨人心的词可以喂饱人们的好奇心、而这样的美的酸曲恰恰是其他民歌中几乎少有的。当然还不排除这样的原因:我们的传统文化受儒家文化印象很深,人们崇尚含蓄、内敛,在“欲”“性”的对待方面,也如是,禁的多、堵的多,封的多。而酸曲恰恰是对传统的反叛,顺应了受众的反叛或者说逆反心理。如《荞面皮皮架墙飞》:
荞面皮皮架墙飞,
你不知妹妹我爱你,
给你挑了一件新毛衣,
天天等你不见你。
荞面皮皮架墙飞,
我的老汉不如你,
早知道世上还有你,
不如咱二人配夫妻。
荞面皮皮架墙飞,
一颗真心献给你,
心里有谁就是谁,
那怕他别人跑断腿。

又如《看我情人多风流》:
墙头上跑马回不转头,
你看我情人多风流。
白格生生胳膊巧格溜溜手,
我给哥哥梳油头。
穿上红鞋站墙头,
终久撂不开哥哥手。
粉格彤彤脸蛋黑格绽绽头,
红豆嘴唇有亲头。
洋烟开花倒卧钩,
单爱哥哥一身“酷”。
风流风流实风流,
为哥哥我越拾掇越风流。
我以为在众多的陕北民歌中,女子表现心中所想所爱最大胆的、思想健康的、艺术性高的、美学价值大的、引起广泛影响的、流传久远的莫过于《想你哩》:
想你哩想你哩,
口唇皮皮想你哩,
实实对人难讲哩,
三哥哥呀想你哩。
想你哩想你哩,
头发梢梢想你哩,
红头绳绳难缯哩,
三哥哥呀想你哩。
想你哩想你哩,
眼睛仁仁想你哩,
看见人家当成你,
三哥哥呀想你哩。
想你哩想你哩,
舌头尖尖想你哩,
酸甜苦辣难尝哩,
三哥哥呀想你哩。
想你哩想你哩,
浑身上下想你哩,
见不上哥哥心慌哩,
三哥哥想你哩。
这种酸,酸的舒服,酸的乐心,酸的甜蜜,酸的自在,酸的如神仙般快活。这种快活在其他地方找不到,这种酸与不健康和黄色一概不沾边,人们能不喜欢它!是的,人们很喜欢,那么我们不妨同唱一首陕北酸曲:
青草草开花一寸高,
唱上个酸曲解心焦。

眉对眉来眼对眼,
嘴对嘴来脸对脸。

洋烟开花四片片,
调过你三妹子的白脸脸。。。。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北京银行儿童持股情况一览表(转)

下一篇:历史上那多灾多难的陕北(十二)明万历

评论 (5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张华夏
    张华夏 : 陕北民歌主要通过口头流传,值得深度研究,有爱好者有必要搜集整理,福泽千秋。大诗人李季、贺敬之主要受益于陕北民歌,经典作品《东方红》原创也脱胎陕北民歌。西部代表诗人周涛谈得很有道理:“这些土著出来的情歌,能把最疯狂的摇滚歌星吓得从台上栽下来。”巡天文中整理就是最具影响力、盛传日久的几首,建议巡天充分发挥自己的地域优势和文化策划的职业专长,把这项工作系统地做下去,借助网络这个现代化传媒,系统、全面地公示于世界。功在当代,利于子孙。必会引起广泛关注。

    2007-11-16 01:00

  • 一清
    一清 : 真是太珍贵了!巡天,能让我在此基础弄点儿什么玩意出来么?另外,巡天,有没有这歌的演唱的视频音频啊,或者你从这里发两首出来大伙儿欣赏欣赏啊!期待哟!

    2007-10-18 09:42

发表评论
验证码